AD
首页 > 教育 > 正文

育儿经:小词仙来了!

[2019-10-10 01:17:24] 来源:本站 编辑:小边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原标题:小词仙来了!《凯叔选给孩子的99首词》序作者:杨雨词,其实也就是古代的流行歌曲。这里有一个和宋代大词人苏轼有关的小故事。北宋年间,正是宋词流行的年代。宋词,其实也就是宋代的“流行歌曲”。当时知名度最高的词人非柳永莫属,甚至有“凡

  原标题:小词仙来了!

  《凯叔选给孩子的99首词》 序

  作者:杨雨

  词,其实也就是古代的流行歌曲。

  这里有一个和宋代大词人苏轼有关的小故事。

  北宋年间,正是宋词流行的年代。宋词,其实也就是宋代的“流行歌曲”。当时知名度最高的词人非柳永莫属,甚至有“凡有井水饮处即能歌柳词”的说法,意思是只要有人生活的地方,柳永创作的词就能流行到那儿,连西北荒漠都有人在传唱柳永的词,甚至“外国友人”都熟悉柳永的大名。如果说“宋代歌坛”有“国际巨星”的话,那也非柳永莫属了。

  柳永名气这么大,难免有人不服气,苏轼就是其中一位。苏轼平时也填词,自我感觉还不错。一天,苏轼问他的秘书:“你倒说说看,我和柳永相比,到底谁的词写得更好?”

  领导这么直截了当地发问,秘书很有些为难:说实话吧,得罪领导;不说实话吧,得罪自己的良心。好在苏轼身边的秘书也不会笨到哪里去,他略一思索,便回答:“柳永的词嘛,只适合十七八岁的小女孩子,唱一唱温柔缠绵的曲子;而学士您的词啊,那得要威猛雄壮的关西大汉,豪迈高歌‘大江东去’啊。”

  苏轼一听,忍不住哈哈大笑。这个秘书,一语道破苏轼和柳永的词各有千秋:一个气势豪放,一个气质婉约。可事实上,宋代“流行乐坛”基本上都是女性“歌手”的天下,男性“歌手”根本没有市场,大家喜欢的宋词基本上都是以婉转妩媚的风格为主。苏轼的词虽然写得大气磅礴、雄壮豪迈,可惜就是少了点宋词那种特有的柔美,更不适合女性“歌手”去演唱。

  秘书对苏轼的评价,道出了宋词的一个基本特质:那就是和唐诗不同,宋词是配合一定的旋律和曲调来进行演唱的歌词,因此词的创作必须符合音乐的规范;而且在宋代,演唱歌手以女性为主,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宋词妩媚婉约的基本特色,甚至后来还有了“诗如壮士,词如美人”的评价。

  词起源于唐代,极盛于宋代。明白了词是古代的“流行歌曲”,我们就能明白为什么宋词和唐代的律诗绝句不一样。大多数宋词的句式是长短不齐的,这并非词人故意为之,而是为了配合不同的曲调、节奏和旋律。我们现在所说的“词牌”在当时就是不同的曲调名。音调、旋律、节奏不同,歌词当然也会随之发生变化。因此不同词牌对押韵和格律的要求都是不一样的,词调格律的变化比唐诗要丰富得多。所谓“调有定格,字有定数,韵有定声”,每个词牌的句数是确定的,每一句词中字数是确定的,而每个字的声调也是确定的,都不能随意变动。正因为宋词这种独特的音乐属性,因此词的创作过程我们一般称为“填词”,也就是往既定的曲调里面填上合适的歌词。特定的曲调规定了歌词的字数和格律形式,先有曲而后才有词。

  唐诗的创作则不同,有的唐诗在当时也能入乐演唱,但是唐诗并不依附于音乐存在,而是诗人们先写了诗,如果乐手们觉得诗写得好,便会给这首诗谱曲演唱。宋词是先有曲后有词,唐诗则是先有诗而后才有曲。

  举个例子,《长相思》这个词牌又名《双红豆》,唐代教坊曲,是双调小令,分为上下两阕,上下阕各18字,一共36字,前后各三平韵、一叠韵。唐代白居易用《长相思》这个调子填词遵循了这一规范,宋代词人晏几道填《长相思》仍遵循了这一规范,清朝词人纳兰性德再填《长相思》也遵循了这个字数和格律的要求。试看: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吴山点点愁。

  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

  ——白居易《长相思》

  长相思。长相思。若问相思甚了期。除非相见时。

  长相思。长相思。欲把相思说似谁。浅情人不知。

  ——晏几道《长相思》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纳兰性德《长相思》

  为了区别相同词牌的不同作品,我们往往会在词牌后面用括号标出第一句词以示区分,例如《长相思》(汴水流)和《长相思》(山一程)。也有部分词人会在词牌后面加上一个题目,这个题目往往用来说明该词创作的背景、动机或者主要内容。例如苏轼曾写过好几首《江城子》,其中有一首《江城子· 密州出猎》。“密州出猎”就是这首《江城子》的词题,它表明了这首词创作的地点和主要内容:苏轼在密州这个地方的一次打猎活动以及由此生发的感慨。

  正因为音乐决定了词的基本属性,词还拥有很多与音乐属性相关的别名,例如“曲子词”“歌曲”“乐章”“乐府”等在宋代都是用来表示“词”的意思。我们常说“一阕词”这个量词“阕”原本也是音乐术语,所谓“曲终为阕”,也就是乐曲结束的意思。“一阕词”即为“一首词”;一首词如果分为几段的话,其中的一段也可称为“一阕”,大多数词分为两段,即上下片,也可称为上阕、下阕。

  既然宋词与音乐关系这么密切,那么词人的作品是“可歌”还是“不可歌”理所当然成为了判断词作是否本色的重要准则。甚至很多词人既是填词高手,还是非凡的音乐家,例如北宋的柳永、周邦彦,南宋的姜夔等,都精通音律,他们能够不依前人流传下来的曲调填词而自己谱曲,这种创作方式被称为“自度曲”。前面说到苏轼在宋代遭遇的批评其实就是因为他的词常常“不可歌”,也难怪,连苏轼自己都自嘲说平生有三件事比不上别人:下棋、喝酒、唱歌。既然唱歌老是跑调,那他填出来的词不合音律也就是难免的了,呵呵。

  有人说,宋词是中国古代最美的诗歌,我对此深为认同。词不仅具有传统诗歌的意象美、情感美,它还具备独特的音乐美。尽管唐宋时期词所配合的音乐大多数已经消亡,但我们现在欣赏词,仍然能够在诵读的同时,感受到它比唐诗更为丰富多变的韵律和节奏,感受到平上去入、抑扬顿挫中流转着的音乐美。

  我对于唐宋词情有独钟。然而,在多年的研究与传播过程中,我一直对其音乐美的消亡深感遗憾,也一直对自己无法像专业歌手那样低吟浅唱那些美丽的词句而耿耿于怀。我始终觉得,不能将那些或飘逸空灵,或缠绵旖旎,或豪放洒脱,或沉郁顿挫,或凄美哀婉,或清新明丽的美好词句付诸声音,对于词的传播而言,终究是一种缺失。

  好在,现在有了凯叔的“小词仙”。

  我认识凯叔的时候,凯叔已经致力于“讲故事”和“睡前诗”的推广。后来我和凯叔成为了好朋友,他曾经和我说过:他每次朗诵《长恨歌》的时候,他的女儿总能从哭闹中安静下来,瞪着大大的眼睛静静聆听他的声音。我也知道,如今,每天有数以百万计的宝贝们在凯叔动情的诵读中恬然入梦,凯叔推出的“小诗仙”已是众多妈妈和宝贝们的枕边读物。

  我从不怀疑声音的魅力,更不怀疑凯叔声音的魅力。我听过凯叔朗诵《将进酒》时的气势,也听过他朗诵《雨霖铃》时的凄美。我这才了解,原来像凯叔这样的主持人,不仅仅拥有令人羡慕的好声音,他在声音中融入的对诗词的深入理解与情感诠释也非常人所及。他的勤奋,他的博学,以及他的情怀,让我由衷敬佩。我也满怀期待,“小词仙”和“小诗仙”一样,能够伴随着宝贝们的成长,让宝贝们的童年始终拥有美和爱的陪伴。终有一天,宝贝们会长大成人,当他们在人生的不同阶段体验着种种喜悦和忧伤时,他们一定会从儿时曾经无比熟悉的声音中,寻觅到沉淀在内心深处的诗的力量和词的深情。

  “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唐宋时代固然已离我们远去,但流淌在字里行间的细腻温润的情感,依然是我们源源不绝的生命源泉。

  祝福凯叔和“小词仙”成为宝贝们最贴心的伙伴。

  祝福宝贝们的生命从此丰盈而美丽。

  杨雨

  2016年11月25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更多关于育儿经:小词仙来了!- 新妈妈育儿经验分享,二胎辣妈帮,宝宝树人早教、母婴专家在线问答,请关注【微信公众号:xinmake521】

查看更多:相思 音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