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首页 > 教育 > 正文

今天,我不愿再怪人怪己

[2019-10-10 04:37:12] 来源:本站 编辑:小边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原标题:今天,我不愿再怪人怪己有时候我们会把定罪当成正义感。我们惩恶扬善,嫉恶如仇,爱憎分明,我们批判社会阴暗面,打击腐败,我们对那些犯错严惩不怠……这是世间分裂的正义感,并不是生命的正义感。惩罚会让被惩罚的人惩罚起别人来理所当然,甚至变本加厉,一波波的恐惧和攻击因之而生。生命的正义感是没有输家,没有对立面,每一步部分都得到保护。这些人间的所谓正义感

  原标题:今天,我不愿再怪人怪己

  有时候我们会把定罪当成正义感。

  我们惩恶扬善,嫉恶如仇,爱憎分明,我们批判社会阴暗面,打击腐败,我们对那些犯错严惩不怠……这是世间分裂的正义感,并不是生命的正义感。惩罚会让被惩罚的人惩罚起别人来理所当然,甚至变本加厉,一波波的恐惧和攻击因之而生。

  生命的正义感是没有输家,没有对立面,每一步部分都得到保护。

  这些人间的所谓正义感不仅把矛头指向外在,它也把矛头指向内在。

  就是它也批判自己,它也见不得自己犯错,它也不原谅自己的某些部分或某种状态。

  其实每个人都一样的,只要活在世间你有身体的时候,你就像一碗清水里面有了小我的墨汁,你不可能完全没有小我色彩的。这个时候你如果想要定罪的话你总可以找到。

  而小我和圣灵的区别就是小我一贯热衷给人定罪,而圣灵一贯着眼人的清白无罪。

  停下带有攻击性的分裂性的正义感,不代表我不辩是非,有一些事情我当然不会做,但是我不攻击那些做了的人,我不批判那些正在做的人,每一个人都需要被关心而不是被攻击。

  让人恐惧并不能去清除人内心的恶,只有把爱的光带进人的心里,那些黑暗那些恶才会消失。

  有时候我们会通过怪罪获得连接。

  比如我们都不喜欢某个人,然后我们发现了这一点,我们特别高兴,兴致勃勃地去数落这个人,然后我们觉得彼此太知心了,是一伙的,我们是战友,我们是同道,我们是知己。

  有时候我们会通过这样连接,现在不需要了。对于想通过抱怨想跟我们获得共鸣的伙伴,我们去肯认他对美善的呼求,对于他批判的那个伙伴,我们把他看作是我们的一部分,或者说和我们一体,同时也相信它的本质和我们一样纯洁。

  只要是你真的把一个人当成一体你不会怪罪的,一体就是当成自己人。

  我记得我父亲去世,我妈妈当时信一个不太究竟的一个农村的修行法门延误就医,然后我爸爸从开始的感冒到最后重度昏迷再没有醒来。这和我妈妈有没有关系呢?你如果在世间逻辑上讲,那是关系很大的,但是我当时的那个想法就是,我已经失去爸爸了,难道我还要失去妈妈吗?所以就从来不怪罪妈妈,从来没有想过。

  所以今天我愿意不再把注意力聚焦在他人的过失或者是“恶”上。

  即便暂时实在是不理解他的言行,实在是不理解,那我就宣称自己不知道,然后我也不去往怪罪的路上走。

  即便我当时不能够认出到对方的神圣本质,我至少可以不往怪罪的那条路上迈腿。

  有时候我用自我打击来让自己进步(自我打击跟定罪是一回事,因为你不定罪你也就打击不了自己)。

  比如当我说自己太懒的时候,当我说自己太笨的时候,当我怒己不争的时候,当我觉得自己没出息没本事的时候,当我催迫自己一定要向上,一定要成功,一定要比人优越,一定要做出个样来让全世界看看的时候,这都是在自我打击的频道。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人一定要奋斗要有理想,像这样的世界的教导,把向上之心作为论据,说你要进取要向上,这个难道还有错吗?你可以说它没错,因为每件事情都可以自圆其说,但它不是最好,它不是平安的。

  那么更好的眼光是什么呢?就是你本来就是好的。

  你出于“你是好的”去做。

  世界的眼光就是你本来是不够好的,你要够好才行。但是怎么叫够好呢?怎么好才够呢?谁也不知道,总觉得不够,然后一直努力,怎么努力都不够,爬完了这山还有那山,这个改变了还有那个。

  这个也是小我的罪疚的眼光之一,它就让你觉得自己不够,匮乏,不圆满,这个前提就错。你想向上你想进取,也没关系,但是你要知道自己就是向上的,自己就是进取的。

  你不需要努力就会这样,你不需要催自己你自然就会这样,尤其是你肯认自己的美善,你就完全活在自己的本性当中。

  你做事你做好事,你说话你说善的话,你去进入哪种工作状态你都很自然的发挥到你最好最佳的潜能,因为你在爱里,在爱里是没有阻力的。

  当没有阻力的时候就是100分,就是圆满。当恐惧成为动力当害怕自己不够好成为动力的时候,内心是紧张的,谁不讨厌被催迫呀,可是我们自己也催迫自己,我们自己也催迫孩子,自己也催迫老公,你快点儿进步哇,各种催迫。

  在催迫中有形成自我混乱,在催迫中又反抗这种催迫,然后我们就拖延,特别懒,然后就把自己搞得又紧张又混乱又停不下来,又成了小白鼠。

  所以我们可以把看待问题的起点或者说前提定位在你是够好的。

  我们抛弃过去那些教导、那些垃圾“你不够好,你要进步什么的”,我们抛弃那些,你是够好的,你足够好,你是圆满的,那么此时此刻你会选择怎么做?怎么对待?

  有时候我用怪罪来保护自己。

  比如说一个人对我特别不满,我怎么努力她都不满意,然后我有内疚,然后这个时候我就也挑她的毛病,她做错的时候我也很高兴,然后我去怪罪她,我内在的声音是:你也好不到哪儿去!你也别来说我了!然后我用这样的方式来保护自己。

  现在我不用这样的方式来平衡自己,如果我对别人的抱怨不理解怪罪而痛苦,那是因为我还仰赖人家的认可呢。那是因为我把对方的态度接收了下来,他不满意我,然后我就内疚了,我的内疚是因为我是把他的怪罪当真了,我接收下来了,而不是人家的态度,而要不要接收别人的一个态度、自己怎样看自己是我可以决定的。

  不防卫是我的保障。

  对待攻击最好的方式就是不去反戈相击。

  人们以为这样会自己置于危险,实际上当自己停止攻击,对方的攻击也会停止。尤其是停止内在攻击的时候,就是向外也不再攻击对方的攻击,向内也不再内疚。自己的内疚是别人怪罪自己的根本,没有内疚别人的怪罪就像风一样,就是吹过也就过了,是无效的。而且你不内疚,对方一看影响不到你,他也就收回了。

  对待自己也是这样,自己怪罪自己的时候,就不要再去怪罪自己的怪罪了,自己批判自己的时候,不要再去批判自己的批判了。别人和自己其实是一样的,都是一个人相。我们的本质是我们的一体的心灵,不是我这个人和对方那个人。从人相上来讲自己和别人都是一样的,都是心灵在分裂之念投射出来的人相而已。

  你不必为你的生活中出现什么负责,你只需要为怎么看待出现的情况负责。

  你不知不觉进入罪疚当中,你内心生出怪罪或者内疚,你不需要为这个负责。

  你只需要为此刻我愿意停止怪罪负责。

  为了强化一下我从两个角度说一下,一个角度就是,你不需要为过去负责,你只需要为此刻怎么看负责。

  什么算过去,一分钟之前就算过去一秒钟之前就算过去。

  当下是没有时间性的,所以在当下之外都是过去。

  你能想到的你能记起的你所遇到的都是过去,你只需要为怎么看去负责。

  还有一个角度是,你不需要为世界负责,不需要为生活负责,你只要为怎么看它负责。

  你不要在世界和生活中打转,跟它搏斗。

  你非盼望什么,你非争取什么,你非避免什么,你不需要这样,你只需要负责你怎么看。

  你用圣灵的眼光看,你就自然的把你的生活引入到圣灵的脚本,那就是顺遂的心安的。

  如果你用小我的眼光看,那你就等同于这个世界等同于这个身体,然后进入这里面跟它纠缠不休,总是自相矛盾自我打击自我催迫,怎么着都不满意,有一大堆事情要做,像一个小白鼠那样。

  不是,我们不是那个小白鼠,我们是投射出这个小白鼠的那颗心。

  我们这个世界所以存在、我们的身体所以存在,是我们那颗心让它存在,是我们分裂的念头创造了这些,是我们分裂的眼光在巩固这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更多关于今天,我不愿再怪人怪己- 新妈妈育儿经验分享,二胎辣妈帮,宝宝树人早教、母婴专家在线问答,请关注【微信公众号:xinmake521】

查看更多:自己 我们 怪罪 就是

为您推荐